自我介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文章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发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连接。
 

搜索。

访。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阿蓝 发表于 2010-11-1 21:44:00

小滋跟我抗议她已经把我家孩子的名字全部记混了,于是我决定列个家谱出来,也避免自己把儿子的生日周年神马的忘记了囧


名字:尘歆(家中长子)

小名:财源

生日:2010.08.14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1-3-6 0:04:00

8

甩掉追兵,笑剑钝按着肩膀的伤口,头疼的叹了口气。

私下与邪天御武交锋一事他并不希望被醉饮黄龙知道,肩膀上的伤说成和小混混打架应该能瞒过,只是背后被邪天御武的武器留下的伤痕难以消除,令他颇为苦恼。

看见巷子对面只在夜间营业的小店铺,笑剑钝脑内一下自家兄长发现自己与小混混打架并且刺青的表情,再脑内一下大哥发现自己竟然瞒着他找邪天御武麻烦,果断选择面对第一种的大哥。

进了店铺,笑剑钝发现这里虽然小,但内在相当丰富,明显不是普通的刺青店。思考间,四小时前见到的人以店长的身份出现,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对对方一无所知,但笑剑钝莫名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

“笑剑钝。”微微颔首,站在原地没有动。两人默默对视一分钟有余,在小店员冷汗直流快扛不住诡异气氛脚软时,鸦魂上前拉过笑剑钝手臂。

“鸦魂。”

笑剑钝对鸦魂的靠近并没反对,温和道:“鸦先生。”

鼻尖绕着这个男人身上淡淡的一股好似绿茶的清香,鸦魂微眯了眯眼:“鸦魂。”

笑剑钝微笑,“鸦魂先生。”

“鸦、魂。”瞪了眼面部抽搐的店员,鸦魂直接扯着笑剑钝进了一个房间,咬牙切齿的锁上门:“你身边五步左右是床。”

“谢谢。”笑剑钝步伐平稳走到床边坐下,鸦魂在柜子里找到需要的东西,伸手在笑剑钝眼前挥了挥。

“没关系,在三四个小时后就能恢复。”先前于邪天御武交手时被有毒的烟雾伤了眼睛和咽喉,说话尚好,但眼睛却逐渐失了视力。

鸦魂不置可否的应了声,递给笑剑钝一杯水,“你的伤必须先处理。”

用清水润了润如火灼烧的咽喉,笑剑钝微微一笑,利落脱掉外套。看着侧身对着自己的男人,鸦魂拿着伤药忍不住愣在原地。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1-2-22 22:33:00

7

与笑剑钝的初遇,无论何时想起鸦魂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脸部表情各种微妙。

那是他一生最糗的悲剧没有之一。

小弟十锋去天机院卧底后学坏了,鸦魂在十锋正直纯洁的目光洗礼下无奈的放弃打晕这堆人逃跑的念头,凶狠的抓起桌上一套深紫色——印度舞娘装。

太君治,你狠!

打赌输给香独秀那个奇葩不丢脸,丢脸的是这个赌约的内容……他竟然被小弟无辜的表象蒙蔽,上了太君治和千叶传奇的当。

那时太君治仍是集境高层,掌管一间高级娱乐会所的经营权。看这人沉稳淡定的脸,鸦魂忍下掀桌的冲动,重重把托盘上的鸡尾酒以砸杯子的凶狠“放”下。

“鸦魂,收起你的敌意,”太君治淡定微笑:“十锋已认我做义父。”

“…………”为兄同意你跟他在一起还不成么!小弟你醒醒!醒醒啊!

“吾对你们并无恶意,你可以和十锋一样唤吾义父。”太君治观察鸦魂瞬间黑掉的脸,安抚道:“如果你不愿,吾也不勉强。”

顿了顿,他看着转身就要离开的鸦魂,紫色束腰长袍完美勾勒身体线条,微笑说:“这身衣服其实很适合你。”

回应他的是“碰”的巨大摔门声。

——去他X的赌约!老子不玩了!

鸦魂愤怒冲向更衣室决定把这身丢脸的舞娘装换掉,在走廊拐弯处与迎面走来的一个人险些撞上,两人身手上佳,在即将撞上的时刻脚步一错同时旋身避开。

鸦魂抬头时候恰好与对方四目相对,那人一双温柔多情的眼眸隐约闪过一丝晶莹的绿,再认真看时,又是纯粹的棕色。

那男人一身裁剪大方的纯白唐装,只在领子和袖口处绣着精致的黑龙,淡金色长发扎成发辫垂在身后,容貌和气质绝对能划分到让男女老少为之痴迷的级别。

“你——是这里的客人?”这个活似从对街的歌剧院穿越来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会出现这种地方,鸦魂发现男人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微妙,然后姿势优雅的向自己微颔首。

“抱歉。”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1-2-19 13:52:00
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1-2-13 16:41:00
请输入日志访问密码: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2-24 1:12:00

<二>

咒世主揣着拂樱到幻空之间时,太息公已经到场。
水袖轻甩,向咒世主行礼之后,她微愣的看着王者一改平常侧卧王座的习惯,挺直背脊正坐在王位上,宽大的袖子微微一抖,另一手扶上手腕。
“王?”太息公愕然瞪眼,这般坐姿端正的咒世主让她骤感压力,王者淡定的斜睨她一眼,指尖摩挲了下袖口。
“开始吧。”

“王,凯旋侯尚未到场。”太息公再度一愣,她敢发誓一瞬间看见咒世主眼光柔和了,纵然眨眼即逝。
“侯外出公干。”
“何以如此突然?吾从未听闻……”
“无妨。”
“但是,王……”
“太息公。”咒世主不耐的截断她的话,不怒自威的眼神令人后颈一凉,太息公下意识呼吸一顿,再回神时已明白自己不需要再继续这个话题。
“……是,王。”

会议有条不紊的进行,拂樱蹲坐在咒世主的袖子里好一会不禁觉得空气憋闷,身下有咒世主的手温透过布料一点点渗透,莫名被这股体温惹得燥热不止,他索性站起身,试探的扶着咒世主的手臂往内走。
适应了光线之后也仅能模糊的看见一些周围的情况,拂樱索性整身靠到一旁的手臂上,逐渐离开了咒世主托在下方的手掌范围,走到了手肘处。

拂樱衣服上自带的绒毛与头发丝蹭在咒世主手臂上,一点点软软痒痒的感觉,外带几分属于主人的体温,咒世主的表情不动如山,却接着换姿势动了下手,顺势把袖子里的拂樱重新弄回手心里轻拢着,警告的用手指抚了一下他的背。
坐回咒世主手心的拂樱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顿时觉得背上一阵发热,烧得脸都有些烫了。这回他不敢再乱动,就这么直愣愣的坐着发呆,咒世主和太息公的交谈声从一边耳朵听进去又从另一边跑出去,持续到不知过了多久,咒世主松开按在袖子上的手把他弄出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憋气憋得有些久。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2-19 1:00:00

这个只是版杀延伸……我真的是被版杀里的魔王子萌到了T3T


“拂樱。”
“王子,你应该喊吾凯旋侯。”
“拂樱。”
“凯旋侯。”
“拂樱。”
少年依然故我,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神有着明亮的笑,表情虽然欠抽,却也不会让人厌恶。
凯旋侯默默扶额了一下,伸手拉整少年有些凌乱的衣服,“王找你许久了。”
“我去了一趟慈光之塔,”少年满不在乎,拉着凯旋侯的手只说自己感兴趣的话题:“那地方,无聊而有趣。”
“……”
“拂樱,将来我做了王,我要你做我的凯旋后。”
“……………”凯旋侯一时间已经连呵斥少年这句话的力气和心情都没了,沉重无力的摇摇头,他决定直接无视少年这句话。
错开的视线下,他并未看见少年说着这句话话的时候,无比认真的神情。
“好了,吾们去见王吧,他等你许久了。”
拉过魔王子的手,少年站稳身形不让他拉走,只是仰头看着他伸出另一只手。
凯旋侯觉得自从认识这少年起,他的叹气与扶额与日俱增,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也会有一天满头白发。
顺着少年心意将他抱起,纤细的双臂圈住他的脖颈,淡淡的呼吸吹过耳畔的发丝,微微的有些痒。
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觉得他是个真正的孩子。
凯旋侯轻拍了拍怀里的少年,抱着他往王城走去。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2-6 14:06:00
 
赭烨——偶主:阿蓝

照片请勿随意修改、转载~

 
>>>>>>>>>>>>>>>>>>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1-20 12:24:00

<一>

无执相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黑枒君正阴着脸推门而出。
看了他一眼,无执相随口问道:“侯呢?”
清楚看见黑枒君嘴角微微一抽,脸色更阴了几分,硬邦邦的丢下两个字拂袖而去:“书房。”

瞧着黑枒君跟火烧屁股似的走人,无执相不禁有些好奇的往书房走去,才靠近大门,忽然心口一窒,诡异的感觉令他脸色一变,与主体间的感应令他知道凯旋侯出事,顾不上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书房内有一人伫立,墨中掺绿的长袍,气势不怒自威霸气深沉,无执相急忙曲膝行礼,低头恭敬道:“拜见王。”
——为何王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僵硬?

咒世主的目光落在合拢的右手上,片刻后缓缓将另一只手也轻盖了上去,道:“退下吧。”
“……是。”满心疑惑,无执相还是行礼之后退出房间并带上门。
奇怪,王在此,侯呢?

确认无执相走远,咒世主缓缓松开握起的手,眼神罕见流露复杂的看着手掌心上趴着的一团墨绿色。
感受到身体上的压迫离开,墨绿色的小团子连忙起身,坐在咒世主的掌心大口喘着气。咒世主的掌心虽然宽大,拢起来的力道并不大,但由于他是脸朝下被手指埋住,一时间真落入呼吸困难的窘境。

掌中的小人不过手指长度,约莫指甲大小的脸因为急促的呼吸泛起浅淡的粉,熟悉的五官按比例缩小后,顿时从精致隽秀转变成……咒世主沉思了一刻钟,从记忆深处那本楔子出版的不良读物里找出适合的一个字。
——『萌』。

看着自己缩小的身体,已经从初时的惊愕冷静下来的拂樱一边努力习惯身体上的改变,一边将目光投向书桌上放着的锦盒。
金紫色的锦盒里,有一颗色泽温润的碧绿珠子在散发着幽淡的光芒。
刚才就在拂樱碰触到珠子的一瞬间,变化随之发生。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1-15 16:29:00

翻来覆去沉淀了几天,发现还是需要一个解释和总结。

以我个人来说,枫岫留下的十二个字里纠结的也就最后那四个字——“我原谅你”。
无论枫岫这句话是未卜先知,还是只单纯写给自己看的,这句话都对当时的拂樱造成了极大的刺激。
当然,这个只是我看剧时的看法,毕竟拂樱心里真的在想什么,他那个时候的心情究竟如何到底还是我看着他的反应自己理解的。说白了,这也就是一个看剧人自己跟自己纠结过不去=。=

纠结的根源其实也就是觉得这个语气太高高在上的施舍,认为拂樱并不需要这个原谅。
凯旋侯的尊严不会因此被折损,但是我并不认为拂樱不需要这个原谅,就不意味着他没有受伤。
我知道我对拂樱的理解和认知一直过于感性,我一度认为枫岫和拂樱是相互理解和认同的,即使有过那样的背叛,但是在赠画那段我觉得他们依然是那对互损互折腾的好友,就算恢复成凯旋侯但他骨子里还是存着那个苦境的拂樱斋主。
也因此,我对“我原谅你”这四个字耿耿于怀,乃至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

从两个角度来说,假设枫岫是偷看剧本知道拂樱会落魄如斯跟他进了同样的牢房才刻了那些话,那我还不会这么纠结。我心里的枫岫从来不是个圣母,他对于拂樱的背叛放不下放不开甚至最后都要好好刺激一把这点并没什么,我甚至会因此更喜欢他……(喂
但是反之,如果他是写给自己看的,我觉得我心里的枫樱瞬间破灭了。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1-13 1:39:00

看完新剧,我只觉得止痛药已经彻底失效根本压不住胃痛……我只是同时本命拂樱饭着枫岫,我无法对枫岫愤怒,只能看着侯在看到那段遗书之后不停的笑,笑到吐血了,支撑不住了还在笑……我不想理智的去分析枫岫留这段话的用意到底是什么,我只想说一句,枫岫,你这段话真的会把拂樱逼疯的。

在我眼中,在侯作为拂樱斋主之前,他还是佛狱的凯旋侯。从侯出来到现在,他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国家,没有对不起自己的王,没有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从凯旋侯这个角色定位来说,他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今晚我真觉得很痛,很难受。枫岫,你真的理解过拂樱吗?

曾经我以为枫岫是理解拂樱的,甚至于理解凯旋侯的,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的性格很相似,但是今晚我觉得很绝望……拂樱能看到枫岫留下这段话的情况该是怎样的落魄,在这种情况下再看见那几个字,拂樱的心情该是怎样?枫岫你难道真的没有想过??

之前跟好友说起的时候我还没太多感受,但是现在我真觉得她说的没错。在慈光之塔的枫岫,在火宅佛狱的拂樱,楔子和凯旋侯这两个在不同环境的生长下的人,要真正理解彼此的信念根本是不可能。我心疼的不是侯武功被废经脉尽断口不能言,我心疼的是他看到枫岫留下的那几句话之后……他的心情。

王死了,他的功力被废了七成,他们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火宅在魔王子的带领下前途茫茫,在这样一种悲痛与茫然之中,拂樱再看到枫岫这话简直无异是雪上加霜火烧浇油,我听着他那段的笑,真的觉得他其实想哭的……哭不出来只能笑……那个时候侯如果有力气,绝对会把刻字的那墙壁给捶穿……

不想多说什么了。《断章》已经完结,我对枫樱这个CP也已经圆满了,执念也可以放下了。从今以后,不再是枫樱,单纯彻底的将拂樱和枫岫分开来看待喜爱,就这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阿蓝 发表于 2010-11-3 2:26:00

5.

长夜将尽。

鸦魂长长的喘了几口气,手里紧握的短刀因为掌心染血而略有松脱,他咬住衬衫一角撕下一根布条把手跟刀柄捆紧,缓缓挺直背脊。

剧烈运动下伤口再度裂开,鲜血沾染上那条银色的缎带,但丝毫不影响那条缎带在风中翩翩飞舞如同蝴蝶一般的身姿。

这年头,连发带都可以形似主人么。

鸦魂想着,嘴角流泻温柔的笑。

以笑剑钝的速度,两个小时的时间已能脱险。

但,还不够。

对笑剑钝平安把东西送到后立刻就会折返这点好不存疑的鸦魂叹了口气,心里纠结某人的固执,却有一股难言的温暖充盈。

人这一生,总会遇到一些让自己豁尽一切也想珍惜守护的东西。

比如此刻站在对面二层高的阳台上,淡金色长发在晨曦的光辉下晕着朦胧的光,面容清俊优雅得无法用词语形容,雪白的披风随风飞扬,数根白羽无声飘落,宛如神祗一般的男人,鸦魂微眯了眯眼,短刀一横飞速冲了上前。

他看见笑剑钝的眼中已有清绿的光芒闪现,虽然知道这人强大得不需要自己保护,还是习惯的为他护住顾及不到的死角。

背部相靠的温暖让鸦魂心情愉悦,甚至有闲情拉住一缕随风送到眼前的金发放在唇边一吻,如同每一次他们之间的晨间问候。

“早。”

“早安,鸦魂。”

6.

“银戎,来把衣服脱了啦。”

“白帝别扯,让我自己来吧……船上有备换洗衣服吗?”

“我们急匆匆的赶来天老爷没来得及准备好,你可以先穿我的……还是我来吧,你肩膀上有伤……”

刻意放轻的交谈声和细微的衣料摩擦声一起飘入耳中,麻醉药的余劲令脑袋昏昏沉沉,鸦魂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模糊的视野里两道身影逐渐清晰。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0页  12篇日志/页 转到: